xiaocurry

Cosplay写真馆:

哇~一大早就收到元气满满的来稿呢

 

#lovelive!# 花嫁 南小鳥

あなたのことが大好きです!


春末夏初時的一套片子

彼時陽光真好 新葉茂盛

僅此以激勵越來越懶的自己~


攝影@攝影大明

南小鳥@山鬼桃花

妝面自理


来自:山鬼桃花

一直都在(瑟莱第1P,身体变小心理没变)

Lko:

距离魔戒被末日火山的沿江吞噬销毁已经过去了数年,索伦的阴影彻底消失在了中土世界,现在霍比特人依旧快乐的生活在夏尔,精灵们也在密林深处继续渡过他们漫长的一生。


  人类则是在人皇阿拉贡的带领下生活也十分幸福。充足的阳光,丰富的食物,没有战争的侵扰,对于他们来说这就十分满足了。而最近更让他们开心的是,人皇阿拉贡和他的妻子暮星公主亚文前不久生下了一位小王子。得知这一消息的金雳与莱戈拉斯决定去看看阿拉贡这位好友。


 


 


离米那斯提力斯还有一段距离的森林之中,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身影穿梭其中,矮个的嘴里不断的嘟囔着什么,个子高的则是不断的前进然后停下来看看跟在后面的人。没错这两个人就是莱戈拉斯和金雳。


  “嘿,我说莱戈拉斯,我们停下来休息下吧,你要知道我们矮人并不擅长长跑,我们更擅长短跑,我们有强大的爆发力,能够砰的一下像火箭一样冲出去。”金雳跟在莱戈拉斯的后面气喘吁吁地说。


  “今天我们已经休息两次了,金雳。”莱戈拉斯停下来转头看着金雳。


  被莱戈拉斯这么一说金雳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乖乖的闭上了嘴,跟在莱戈拉斯后面继续赶路。


  “等下莱戈拉斯,你来看看这是什么?”金雳忽然看到了一株奇怪的植物,明明很大很茂盛却只结了一颗果实,果实的皮是橘色的,就像是太阳一般的橘色,而且似乎还发着微弱的光。


  被叫到的莱戈拉斯看到金雳停了下来盯着一棵树仔细的打量,便向金雳就走了过去,然后他看到了眼前的树。枝叶很繁茂,叶子是带着弧度的菱形,外边有小刺,上面挂着一颗橘色有点像是苹果的果实。


  “你说这会不会是什么新品种,莱戈拉斯。”金雳看着果实伸手将它摘了下来,“哦,这叶子真锋利。”金雳被划伤了手,手背上冒着小血珠。


  “不知道,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吃。”莱戈拉斯看着他手中的果实建议道,他总感觉这果实不太安全,太有诱惑力了。


  “好吧,或许你是对的,不过我要将它带去给阿拉贡看看,这真是神奇的果实。”然后金雳顺手将果实装进了口袋。


 


 


两人没有在这果实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就继续赶路了,半个月后的傍晚两人总算是到达了米那斯提力斯。


  “嘿,阿拉贡,好久不见。”金雳看到阿拉贡上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不见,金雳,还有莱戈拉斯,欢迎你们。”松开金雳的阿拉贡顺势也给莱戈拉斯来了一个拥抱。


  “好久不见。”莱戈拉斯拍了拍朋友的背,看到阿拉贡过的很不错的样子,他由衷地为他的朋友们感到开心。


  “阿拉贡,你的小王子呢,快让我们看看。”金雳很喜欢孩子,所以开口第一件事竟然不是喝酒而是要看小王子。


不多时亚文就带着小王子过来了,四五岁的小男孩和他的父亲阿拉贡很像,想必以后会和他的父亲一样的英勇。


 


 


  晚饭的时候金雳可是喝了不少酒,到最后是被人抬下去的。几个人毕竟许久不见,又都是豪爽之人,也就没有控制酒量。


  莱戈拉斯倒是还保持着一丝清醒,不至于像是金雳那样的失态,只是也有些迷糊。起身顺手从果盘里拿出一个苹果,咬了两口想要醒醒酒。如果他还清醒这,肯定不会咽下这一口“苹果”,因为这正是金雳摘下的那颗奇怪的果实,之前给阿拉贡看完之后就被随手放在了果盘,结果喝的迷糊的莱戈拉斯也没注意,只是觉得这苹果很甜,吃完就回客房睡了。


 


  第二天一早,莱戈拉斯迷迷糊糊的醒来,只觉得自己浑身酸痛,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却被自己眼前的小短腿吓到了。


  看着眼前的白嫩幼小的腿,莱戈拉斯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结果入眼的依旧是白白嫩嫩不过半米的腿,从床上翻起几步来到镜子面前,才发现自己整个变小了。


  “见鬼!”镜子的莱戈拉斯只有五六岁的样子,生气的声音也变得奶声奶气的。之前身上穿的睡衣到了大腿的位置,而睡裤早已不见踪影。莱戈拉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睡了一觉醒来就成了这样,莫名其妙的事实在是在让人气恼,他多么希望这只是是个恶作剧,然而它并不是。


  “莱戈拉斯你醒了没有?”金雳从醉酒中醒来,就来找莱戈拉斯,阿拉贡说今天要一起打猎。可是推开门就看到镜子前的小鬼头,“哪里跑来的小子,你是谁?莱戈拉斯哪去了?”说着还环顾了一下房间怀疑自己走错了。


  “我就是莱戈拉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小了,金雳。”莱戈拉斯很是无奈的说道。


  金雳走上前仔细打量了一番,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小家伙就是莱戈拉斯的缩小版,一样的蓝眼睛,一样的金头发,这种生气时傲慢的眼神也是一模一样。“莱戈拉斯总不会一夜就跑出来个儿子吧,好吧好吧你确实是莱戈拉斯没错。”虽然很奇怪是怎们回事,但事实就在眼前,于是他找来了阿拉贡,顺便让亚文带来了一套现在的莱戈拉斯可以穿的衣服。


 


 


  阿拉贡看到这样的莱戈拉斯也是十分的吃惊,几个人商量一番也没有什么结果,但是却确定了会发生这样的事的原因就在于那个奇怪的“苹果”,只是没人知道这该死的果实带来的副作用该怎么消除。


  “或许你们可以去找我的父亲,他或许可以找到解救的办法。”亚文提议道。


  而埃尔隆德领主是一名智者,同时也是一位医术高超的大夫。或许他真的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亚文的提议就像是及时雨,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式,于是阿拉贡,金雳决定带着莱戈拉斯赶往瑞文戴尔去找埃尔隆德治好莱戈拉斯。


  只是莱戈拉斯变小了,自己骑马肯定是不行了,无奈只好坐在了人皇阿拉贡的胸前被带着前往了瑞文戴尔。


“莱戈拉斯,不要一直乱动,”按住胸前的小精灵,初为人父的人皇显得很头疼,“你简直比我儿子还麻烦。”“你以为我想吗!你咯的我背疼!” “嘿伙计们,你们已经远远落后于伟大的矮人了!”


 


 


  无论什么时候来都觉得瑞文戴尔都如同仙境一般的美丽。


  “阿拉贡,这是谁的孩子?”埃尔隆德看着眼前十分像莱戈拉斯的孩子,好奇的问道。


  当知道这个孩子就是莱戈拉斯的时候埃尔隆德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但也还是十分惊讶,毕竟就算他活了这么久这件事也是第一次遇见。


  “养父大人,您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帮他?”人皇看见好友这样子虽然觉得很可爱,但是也替好友担心如果永远变不回来那可就糟糕了。毕竟密林的王子可不能永远是个孩子。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阿拉贡,我需要去查一查资料,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埃尔隆德暂时离开了他们,去翻阅能够帮助莱戈拉斯的古籍,不过其他的精灵倒是十分的开心,毕竟精灵是长寿的一族,族里幼儿并不常见。变小的莱戈拉斯受到了无比热烈的欢迎,尽管他一次又一次的解释他已经成年了,而且还是密林最强的战士,现在只是不得以才会变成这样。


  可是精灵们才不会理会他的话,毕竟眼前小小的软软的孩子是真的。于是莱戈拉斯每天都会被捏捏脸,摸摸头,遇到特别喜欢孩子的精灵,甚至还会被亲吻脸颊,以至于后来他都不敢出门了,这样的事情是在是太难为情了,而且金雳与阿拉贡还在一旁看笑话。


“莱戈拉斯这样多可爱啊,你说是吧金雳?”阿拉贡看着气的脸红红的像颗小苹果似的小精灵,笑呵呵的调戏着。


“是啊哈哈哈,比以前讨人喜欢多了!我说莱戈拉斯你就别变回去了,现在这样多好,你看你现在每天都被漂亮的大姐姐抱来抱去,开心吧万年小处男精。”


“我才不是万年处男精!”莱戈拉斯涨红了脸恨恨地说“金雳你等着,等我恢复了第一个打死你!”


  对小莱格拉斯的调戏一直持续到埃尔隆德查阅完资料回来,埃尔隆德告诉他们莱戈拉斯误食的是一种濒临灭绝的植物的果实,也就是他的种子,只有回到至亲身边才有恢复的可能。


  听到这里的莱戈拉斯沉默了,这些话意味着他要回到幽暗密林,回到他的父亲瑟兰迪尔身边。


  “莱戈拉斯,你必须回去,不然你就要永远保持这个样子。”埃尔隆德王猜到了莱戈拉斯沉默的原因。


  “谢谢您埃尔隆德叔叔,我…会回去的。”尽管不愿意,但是莱戈拉斯明白这次他必须要回去,他不愿意也不能永远保持着这幅样子。


  “你的父亲很爱你,莱戈拉斯,就像你的母亲一样,你要试着去发现他对你爱。”埃尔隆德言尽于此,剩下的事只能靠他们父子俩人自己解决。


  就算埃尔隆德这么说,莱戈拉斯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不过也由不得他不情愿,第二天他就被阿拉贡与金雳送往幽暗密林,他父亲瑟兰迪尔的身边。


 


 


见到自己的父亲莱戈拉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


  “阿拉贡,你最好可以和我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看到儿子变成了小时候的样子,瑟兰迪尔虽然觉得很可爱,但是更多的是气愤。


  “是这样的,”无论什么时候面对莱戈拉斯的父亲都是一件充满压力的事,阿拉贡咽了咽口水继续回答:“莱戈拉斯不小心误食了一种奇怪的植物的果实,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的养父埃尔隆德说着需要在您的身边才能恢复。”阿拉贡如实的说道。


  “竟然还有这样的果实,谢谢你们送莱戈拉斯回来,我会照顾他的。”瑟兰迪尔似乎是迫不及待地说完并赶走了来人,一把把莱戈拉斯抱了起来。而没料到父亲竟然会抱自己起来的莱戈拉斯被父亲的举动吓了一跳,是呆呆的被抱了进去。


  阿拉贡也没有多留,毕竟刚铎还需要他,亚文和儿子也需要他,自己要尽快赶回去,金雳则跟着他一起也离开了。


  而被自己父亲抱进屋内的莱戈拉斯直到被放倒床上才反应过来,紧张地说:“父亲,我,我已经长大了,只是变小了而已。”


  “我知道,不早了,睡吧,你也累了。”阿拉贡他们带着莱戈拉斯过来的时候就已入夜,此时确实不早了。瑟兰迪尔说完自己也躺在了床上。


  “父亲,我可以自己睡。”莱戈拉斯看到父亲竟然要和自己一起睡立即出声。


  “那个老秃子不是说要待在至亲的身边才能恢复,这样说不定会让你恢复的更快一些。好了,睡吧。”瑟兰迪尔这样回答,但其实他只是想要和莱戈拉斯亲近一些,他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样和莱戈拉斯接触了,在他小的时候他们还经常在一起睡觉的。


  莱戈拉斯的确想快点恢复,对于瑟兰迪斯这样的做法倒也默认了。有多久没有和父亲这样亲近过了呢?久到记不清……唉,现在这样突然的亲近倒是不习惯了。想着想着,莱戈拉斯也睡着了。


  瑟兰迪尔看莱戈拉斯睡了过去,抬手将儿子带进了怀里。好久没有这样抱着莱戈拉斯了,而这一晚两人睡的都格外的香甜。


  于是第二天一早莱戈拉斯醒来就看到自己睡在自己父亲的怀里,睁开眼就看到父亲俊美的脸庞,莱戈拉斯不知道为什么红了脸,立刻爬出了瑟兰迪尔的怀里,起床了。而瑟兰迪尔也因为莱戈拉斯的动作醒了过来。


  瑟兰迪尔睁开眼就看到儿子小小的背影仓皇地逃离了这里,不由得笑了笑,也起了身,差不多也到了该巡查的时候了。


 


 


收拾完毕的瑟兰迪尔在一棵树下找到了自己的儿子,这孩子可能还没有从早上的事回过神来,正面对着树而站,额头靠在粗糙的树皮上。


  看着眼前的情景瑟兰迪尔不禁想到以前这孩子也是这样,一害羞就会倚树上,直到自己来找他,瑟兰迪尔轻轻的走到莱戈拉斯的身边,牵起他的小手,“我的小莱戈拉斯。”


  “Ada。”莱戈拉斯下意识叫出来,等他发现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父亲一脸吃惊的表情。


  不过瑟兰迪尔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将莱戈拉斯抱起,“我可以自己走,父亲。”


  “这样或许可以恢复的更快。”瑟兰迪尔没有听话没有将莱戈拉斯放下,而是抱着他去巡逻了。


  一路上精灵们都很好奇王怀里抱着的小家伙是谁,毕竟昨天莱戈拉斯他们回来的时候很晚了,很多精灵并不知道此事。


  而瑟兰迪尔自己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就由着精灵们随意猜测。大部分的精灵都觉得这是王又生了一个儿子,而莱戈拉斯听到这些精灵们的讨论觉得害羞又不好意思反驳。


  走着走着瑟兰迪尔突然盯着一个方向不动了,莱戈拉斯顺着瑟兰迪尔的目光看去,是一对母子,小精灵编了一个花环带到了母亲的头上。以精灵们的听力自然是能够听到那孩子在说什么,只是听到之后莱戈拉斯的耳朵不由得红了起来。


  瑟兰迪尔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想到了以前莱戈拉斯还小的时候的事情。


  “Ada,Ada,你快看!”小小的身影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捧着什么东西。


  “怎么了我的小莱戈拉斯,你发现了什么?”瑟兰迪尔蹲下身将跑进来的孩子抱进怀里。


  “Ada你把手伸出来。”小莱格拉斯的声音充满了雀跃。


  瑟兰迪尔看着儿子眼里闪烁的光芒将手伸了出来了,然后小人儿快速的将手里的东西带到了瑟兰迪尔的手上。


  “这样Ada就是我的了,等我长大了要和Ada结婚!。”小莱格拉斯十分开心,对于那时候的他来说,长大后能和Ada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看着眼前用花朵编制的戒指,瑟兰迪尔有些出神。


  “Ada你不喜欢么?”看着瑟兰迪尔不出声,莱戈拉斯以为Ada不喜欢,眼睛里已经有了雾气,声音也带上了哭腔。“Ada不喜欢小叶子了吗。“


  “不,Ada很喜欢,谢谢。”说着亲吻了一下小莱戈拉斯的脸。


  被亲吻的小莱戈拉斯瞬间扬起了笑脸,然后整个密林深处的精灵都知道我们的小莱格拉斯长大了要娶自己的Ada。


  “王。”在一旁的侍卫唤回了瑟兰迪尔的意识,转头看了看还在害羞的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不由得笑了笑,只是莱戈拉斯顾着害羞没有发现瑟兰迪尔脸上的笑意。


比起娶Ada,你更适合嫁给Ada,我的小叶子。


 


 


  带着莱戈拉斯巡视一圈之后所有的精灵族都知道国王又有了一个儿子,只是这些都只是他们猜测而已。


  自从莱戈拉斯变小回来,瑟兰迪尔就没怎么让莱戈拉斯离开自己的身边,理由总是这样说不定你会快点恢复,而莱戈拉斯也是为了能够快点恢复才一直待在瑟兰迪尔的身边,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莱戈拉斯感觉自己好像长大了一点,就更愿意待在瑟兰迪尔的身边了,当然也只是感觉而已,事实上变小的莱戈拉斯没有一点儿的长高。


  今天莱戈拉斯一个人在花园待着,因为有人来拜访瑟兰迪尔,所以他没有待在他的身边而是在离瑟兰迪尔最近的花园里待着。


  “小王子殿下。”一位看着有些年老的精灵坐在了莱戈拉斯的身边。


  “穆哈纳婶婶。”眼前的这个年老的精灵莱戈拉斯认识,自己以前小的时候经常受到她的照顾。


  “很高兴小王子居然认得我我。”穆哈纳笑着说,“小王子,您爱您的父亲么?”


  莱戈拉斯沉默不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以前的小莱戈拉斯王子最喜欢的就是粘着国王陛下,但是后来他长大了,就离开了他的父亲,国王陛下很伤心。”


  听着穆哈纳的话,莱戈拉斯内心有些动摇,他从没想过原来父亲会为此感到难过,他以为父亲是一位冷漠的国王,他以为父亲并没有他原以为的那么爱他……


  “国王陛下真的很爱莱戈拉斯王子,小时候莱戈拉斯王子送给他的东西都被他收藏了起来,只是随着王子的长大,国王陛下越来越不知道怎么表达他的爱,所以莱戈拉斯王子走的时候国王陛下很自责。”穆哈纳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很悲伤,她能够明白国王陛下,因为国王陛下也是她看着长大的。


  听到自己送的所有东西父亲都收藏了起来莱戈拉斯受到了震撼,这件事他从来都不知道,他只知道有间屋子父亲从来不让别人进去。


 


 


莱戈拉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都没有发现穆哈纳离开,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自顾自地走到了父亲那件谁都不让进的房间里。


  轻轻推开门,屋内很干净,桌案上罗列摆放着许多东西,比他想象中的多:自己小时候为Ada编织的戒指,自己学习箭术时换下来的弓箭,自己抓来昆虫的标本,自己弄坏的花瓶,自己丢掉的玩具,甚至还有自己捏的泥球……


  莱戈拉斯看到这些的时候眼睛有些湿润,他已经长大了,他能够明白这些意味着什么。看完这些莱戈拉斯的内心赶到十分复杂,他不知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只是慢慢退出屋子。


瑟兰迪尔送走拜访的人找到莱戈拉斯的时候就看到莱戈拉斯又倚在树上。上前抱起莱戈拉斯,他能够感受到莱戈拉斯心里的不安。


  “怎么了,我的小叶子。”瑟兰迪尔下意识的像小时候那样哄莱戈拉斯,等他反应过来的怀里的孩子已经是个大人的时候,瑟兰迪尔有些许窘迫。


  “Ada,对不起。”这是莱戈拉斯心里的话,他好像一直都误会了父亲。


  听到道歉的瑟兰迪尔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很快又恢复过来,只是抱着莱戈拉斯的手又紧了紧。


 


 


父子二人如今算是冰释前嫌,只是莱戈拉斯依旧每天不好意思的在Ada的怀里醒来,而瑟兰迪尔则是很开心每天看着小莱戈拉斯害羞跑出去的身影。


  “嘭,哐,咚。”隔壁的房间突然传来接连碰撞的声音。


  瑟兰迪尔知道莱戈拉斯在隔壁看书,听到声音立刻起身,一进去只见莱戈拉斯坐在一堆书中,许多的书散落在地上,旁边还有一个倒了的凳子,瑟兰迪尔走上前去,小心地查看莱戈拉斯有没有受伤,发现只是额头红了一块,就放下心来。


  莱戈拉斯现在的样子让他想起了以前这小子自己一个人跑出去挑战蜘蛛,虽然打败了蜘蛛却受了不小的伤,瑟兰迪尔很生气的将莱戈拉斯关了禁闭,可是之后这小子出来将近七天没有跟他说话,让他很难过。


  后来才知道,莱戈拉斯因为有人叫他哭包,说他是只会找国王陛下是胆小鬼,为了证明自己很勇敢才去挑战蜘蛛,知道真相的瑟兰迪尔主动跟莱戈拉斯道了歉,莱戈拉斯抱着瑟兰迪斯大哭了一场,小莱戈拉斯不想因为自己让Ada被他人诟病。


  之后瑟兰迪斯亲手教莱戈拉斯箭术,没多久莱戈拉斯的箭术在精灵族就已经数一数二了,而且再也没有人说他是哭包。可是再后来儿子就离开了自己,想到这里瑟兰迪尔又有些难过。


  “Ada?”莱戈拉斯将陷入回忆的瑟兰迪尔喊了回来。


  还没有完全回过神的瑟兰迪尔,看着儿子额头上的红痕下意识的吻了一下,而莱戈拉斯则是瞬间红了脸,一把推开自己的Ada跑了出去,被推坐在地的瑟兰迪尔这才反应过来如今的莱戈拉斯已经长大了,不由得大声笑了起来。


  而跑出去的莱戈拉斯听到瑟兰迪尔难得的笑声更害羞了,就因为这样瑟兰迪尔之后几天都没怎么见到莱戈拉斯。


  好几天没有看到自己儿子的瑟兰迪尔有点不开心,坐在大殿的椅子上在想怎么才能抓住那个小子,然后就听到有人禀报埃尔隆德来访。


  “埃尔隆德,好久不见。”瑟兰迪尔还在自己儿子不肯见自己的忧伤之中,声音也是懒懒的。


  “确实,不过你看起来不太好,莱戈拉斯给你带来什么麻烦了么?”埃尔隆德比较好奇莱戈拉斯到底有没有恢复。


  “那倒没有,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不,精灵会议要开始了,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顺便看看莱戈拉斯的情况,毕竟变小这件事我也是生平仅见。”埃尔隆德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别拿我儿子取笑,秃子。”


  “你还是这么护崽,老瑟。”


  两人之间看起来有些剑拔弩张但是几秒之后两人就相视而笑起来,又商量了一下精灵大会的事埃尔隆德就告辞了,他还有别的事。


 


 


“知道莱戈拉斯现在去哪了么?”瑟兰迪尔问身边的侍卫。


  “据说这几天王子都在中心湖。”侍卫如实回答道。


  瑟兰迪尔听到之后起身前往中心湖,果然莱戈拉斯正坐在湖边钓鱼,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上钩的鱼太大还是脚下没站稳,莱戈拉斯扑通一声掉进了湖里,而瑟兰迪尔一过来就看到这样的事。


  瑟兰迪尔疾步跑向中心湖没有犹豫就跳进了湖里,将有点呛到水的莱戈拉斯抱着浮上了水面,被抱上岸的莱戈拉斯狠狠地咳嗽了几声,吐出喝进去水。莱戈拉斯一直都不太擅长游泳。刚才瑟兰迪尔跳下湖的一瞬间他不由想到有Ada在真是太好了。


  “莱戈拉斯,莱戈拉斯,有没有事?”瑟兰迪尔很着急,尽管他此刻浑身湿透显得有些狼狈,然而对他而言莱戈拉斯的安全比这些都要重要。


  “Ada我没事,谢谢。”莱戈拉斯突然觉得父亲是个别扭的人,他想让Ada承认自己爱他。


  瑟兰迪尔一把将莱戈拉斯抱进怀里,两人就这么湿漉漉的回到了宫殿,瑟兰迪尔细心的给莱戈拉斯擦了头发,换了衣服,而莱戈拉斯难得的没有反抗,安静的接受摆弄,瑟兰迪尔这会估计是真的被他吓到了。


  这么一折腾就到了晚上,莱戈拉斯坏笑着给了瑟兰迪尔一个晚安吻,而瑟兰迪尔受宠若惊的看着已经躺好的莱戈拉斯,笑了笑躺在了他的身边并且将人拥进了自己怀里。


  第二天一早莱戈拉斯难得的没有害羞的跑出去,而瑟兰迪尔一睁眼就看到莱戈拉斯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瑟兰迪尔下意识的像小时候一样的吻了莱戈拉斯的额头。然后莱戈拉斯的小脸就刷的一下子红了,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莱戈拉斯又像小时候一样黏在了瑟兰迪尔的身边。儿子这样的变化让瑟兰迪尔措手不及,让他不禁怀疑那果实是不是连神志都影响了,而知道自己被这样怀疑的莱戈拉斯不由黑了脸。


  他记得小时候只要自己问Ada是不是最爱自己Ada都会回答说他永远最爱小叶子,只是现在他实在是问不出口,只能借黏在Ada身边找机会。他现在总算是明白埃尔隆德的话了,Ada确实很爱自己,但是他还是贪心地想再听一次。


  于是已经成年但是却又变小的莱戈拉斯现在最希望的事就是听到Ada承认对自己的爱。


  莱戈拉斯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经常爬的树,他小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在上面想心事。这次也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而此时的瑟兰迪尔正在找他的小叶子,他找遍了花园,庭院,中心湖,可是都没有找到,瑟兰迪尔开始着急了,不由得大声的喊了一声莱戈拉斯,这一声吓到了莱戈拉斯,在树上的身影一晃就摔了下来。


  好在瑟兰迪尔站的地方不远立即发现了树上的莱戈拉斯,快步接住掉落下树的小精灵。被抱在怀里的莱戈拉斯下意识的咬了一口瑟兰迪尔的耳朵,这是他小时候经常干的一件事,只要他觉得是Ada的错就会咬Ada的耳朵。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习惯还保留着,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松了嘴,而瑟兰迪尔此时正轻轻的安抚着莱戈拉斯的背。


  “Ada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作为一个成年精灵莱戈拉斯觉得有些羞愧。


  “没事了,没事了。”


  瑟兰迪尔不由想到以前的一件事,那时候的莱戈拉斯还只有五岁,活泼好动是这个年纪孩子应有的,小小的莱戈拉斯很喜欢自己的王冠,想要拿来玩,自己没有给他,小莱格拉斯就十分生气地跑掉了。


  然后自己并没有去追。等到了傍晚莱戈拉斯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才开始慌了,带着侍卫找遍了所有莱戈拉斯可以去的地方,就是找不到,然后自己开始在密林里喊莱戈拉斯的名字,总算是听到了小小的回音。


  可是当瑟兰迪尔找到莱戈拉斯的时候眼前的景象把他吓坏了,莱戈拉斯挂在一棵树枝上,摇摇欲坠,下面围着很多蜘蛛,莱戈拉斯在树上哭着叫着Ada,瑟兰迪尔当时就红了眼,抽剑冲了上去,独自解决了所有的蜘蛛。


  而这时支撑着莱戈拉斯的那根树枝突然折断了,差一点瑟兰迪尔就没有接到他,这件事让瑟兰迪尔耿耿于怀了好久,如今想起来真不是什么太好的回忆。


  “Ada我没事,你接住我了不是么。”莱戈拉斯知道Ada在害怕什么,轻轻的抱着瑟兰迪尔的头,在他的耳边低语道。


第二次发生这样的事之后莱戈拉斯再也不爬树了,当然如今他确实也没有什么爬树的必要。


 


 


最近的几天莱戈拉斯与瑟兰迪尔一直在收拾书柜,之前被莱戈拉斯弄乱了两个人都忘记了整理,如今再次进到书房才想起来。


  于是两人就干脆将所有的书都整理一边,翻着翻着瑟兰迪尔突然看到了一样有趣的东西,薄薄的小册子,上面用稚嫩的笔法写着“莱戈拉斯的精灵史”。


  瑟兰迪尔第一次看到这个东西,翻开了第一页,同样稚嫩的笔法写着:


  “今天是莱戈拉斯记录精灵史的第一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Ada依旧漂亮就像是瓶子里装着的花朵一样,而我也依旧很听话的跟在Ada身边。”


瑟兰迪尔觉得自己仿佛能看到小家伙骄傲的昂着头的样子。


  “中午的时候因为挑食被da说了,心里很难过。那个东西真的一点都不好吃,为什么Ada非得要我吃呢,小莱戈拉斯不明白。”


因为挑食长不高啊,望着眼前“矮小”的儿子,瑟兰迪尔心里想着,即使是成年后的身高也远远及不上他的父亲。


  ……


  接下来的内容也都是如此记录着莱戈拉斯平常的生活,瑟兰迪尔看的出神,莱戈拉斯也终于发现了自己的Ada在看什么,不由得羞红了脸,抓着瑟兰迪尔的衣服就从身后爬了上去,捂住了瑟兰迪尔的眼睛。


  “不准看。”莱戈拉斯害羞地说。


  瑟兰迪尔只是笑笑没有说话,莱戈拉斯这才发现瑟兰迪尔已经看完了全部,羞愤的莱戈拉斯又一口咬住了瑟兰迪尔的耳朵。


  “我的小莱戈拉斯写得很好。”瑟兰迪尔将书放下,伸手将莱戈拉斯抱进了怀了,亲了一口莱戈拉斯羞红的脸颊。


  好好的安慰了一番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将这本充满童趣的小小日记作为自己的珍藏之一收了起来。


而莱戈拉斯被安慰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小了,难道说就是因为身体变小了所以心智也变小了?哦,不,这真是太可怕了,莱戈拉斯甩甩头将脑中这样的想法甩掉,迈着小短腿去找自己的Ada了。


 


 


莱戈拉斯努力了这么久可还是没有让瑟兰迪尔说出想听的那句话,感到十分沮丧,所以今天他没有陪着瑟兰迪尔去巡城而是在花园里思考,该怎么让Ada承认这个问题。


  “小莱戈拉斯王子,你在烦恼些什么?”莱戈拉斯在这里这么久,大家也就知道了眼前的小精灵只是变小了的莱戈拉斯王子,而不是他们国王又生了一个王子。穆哈纳问道。


  “穆哈纳婶婶,您说……Ada真的很爱我么?”虽然感觉到瑟兰迪尔在乎自己,但就是不敢肯定。


  “毋庸置疑,莱戈拉斯王子,你的心已经感受到了不是么。”穆哈纳笑着说。


  他的心已经感受到了么,莱戈拉斯不由问自己,确实自从他变小的这段期间,Ada把他照顾的非常好,但是他不敢肯定的是如果自己恢复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又回到从前。


  “不用担心,孩子,你的心已经给了你答案。”穆哈纳摸摸莱戈拉斯的头。


  莱戈拉斯抬头就看到穆哈纳温暖的笑容,然后穆哈纳用视线告诉他向前看,顺着目光莱戈拉斯看到了巡视完就立刻赶回来的瑟兰迪尔。


  莱戈拉斯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心砰砰跳动了两下,很强烈,大概就是告诉自己即使自己变回去Ada也是爱着自己的。


  于是莱戈拉斯从椅子上一蹦而下,冲着瑟兰迪尔跑去,却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莱戈拉斯的晕倒吓坏前来的瑟兰迪尔,他立刻冲上前将人抱起,而跟在他身后而来的竟然是埃尔隆德,原来埃尔隆德处理完事务之后回来了,只是因为好奇莱戈拉斯什么时候能够变回来过来看看情况。


  瑟兰迪尔将莱戈拉斯抱着放到床上,听从埃尔隆德的建议将他身上束缚的衣服全部褪下。好在莱戈拉斯虽然昏迷,但是脸上并没有什么痛苦的神情就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莱戈拉斯醒来以后就看到瑟兰迪尔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看到自己醒来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难受的地方?”


  “没有,Ada放心吧,我很好。”莱戈拉斯说道。


  “恭喜你恢复了。”旁边的埃尔隆德出声莱戈拉斯这才发现了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而多亏了埃尔隆德的提醒莱戈拉斯才发现自己确实已经恢复了原来的身体。


  “莱戈拉斯,你刚恢复还是多休息几天,不要出去的好。”瑟兰迪尔很难过,他担心儿子一醒来就要离开。


  “……”莱戈拉斯不说话没同意也没有反对。


  “莱戈拉斯,你的母亲很爱你,超过了生命,我想她一定不会愿意你刚恢复就立即出去的。”瑟兰迪尔这样的理由已经用过了一次,他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他其实更希望莱戈拉斯留下来。


  “那么ADA您呢,您爱我么?”莱戈拉斯总算是问出了自己一直想要的问的。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没想到莱戈拉斯会这么问自己,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莱戈拉斯看着瑟兰迪尔吃惊的表情,眼中的光芒越来越暗。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瑟兰迪尔终于出声了。


  “我当然爱你,我的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抱住了莱戈拉斯,“其实我希望你留下来,但是我……”


  “Ada,我会留下来的,陪着您。”莱戈拉斯现在才明白走远的一直都是自己,而瑟兰迪尔则是一直都在。


  瑟兰迪尔就像是老鹰一样,他不得不让雏鹰飞翔,不得不让雏鹰离开,即使他心中是那么的不舍。如今雏鹰已经能够自己飞翔了,那么也就该回来了。


  莱戈拉斯就如同自己所说的一样留在着幽暗密林,和瑟兰迪尔一起管理着幽暗密林。


  王子留了下来,这件事让整个幽暗密林内的精灵们都很开心,于是精灵们又一次举行了聚会。瑟兰迪尔也在这场聚会中久违的喝醉了酒。看着眼前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父亲,莱戈拉斯无奈的将人背起来送回了屋子里。


  瑟兰迪尔的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莱戈拉斯凑近才听清楚,瑟兰迪尔嘴里说的是:欢迎回来我最爱的莱戈拉斯。


  听到这个,莱戈拉斯看着眼前不省人事的精幸福地笑了,轻轻关上门。


晚安,我最爱的Ada这是莱戈拉斯留在瑟兰迪尔耳边的低语,瑟兰迪尔终于做了个好梦。



となりの怪物くん 邻座的怪同学

Karaku:

邻座的怪同学




水谷雫 @小喬_LittleJoe




吉田春 @ 原po




Phx@不科学的德_Lahm














一座城池:

全职全员【东京食种paro】,电影版《Ghoul》即将(???)上映,准备好被吃了吗?【别闹,最后一句才是重点【没头没尾的当电影预告就好

 【图中出现的英文歌词源于《it‘s my life》,翻译:我

忙完了我过来吐槽一下:

设定……其实开始它没有设定的啊!!!我开始就想画个叶修大大而已……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就……

叶修 【leader of ghoul】

Ghoul是食尸鬼,leader算是领袖吧,可以认为是alpha【始祖】。其他的设定……随意啦,总之就是喜欢吸烟,不吃活人(??)带着红色围巾【咦

背景是血雨,帅的一脸血【不


苏沐橙【LAUNCHER OF GHOUL】【宣传打成了swordsman…不要介意细节

枪炮师,人类,跟宣传里面那句“他在哪,我就在哪。”你懂……

背景是黑色的羽毛,私设带了羽毛的耳环,其实很喜欢这样的耳环但是现实里面好像很轻不能有垂坠感(??)……

心情不好惹火她,炮你哟~


喻文州【CCG COMMANDER】

就是抓Ghoul的,可以这么理解……

性格嘛……你懂……

我开始脑部了之前微博上看到的段子:喻队笑着说”En…Interesting.…”

背景是雪,笑的如沐春风冷的三月吹雪。【喂


王杰希【COFFEE SHOPKEEPER】

咖啡店老板,独眼Ghoul,能飞哟。

总之不要看到他遮住的眼镜,看到就死♂定♂了~

领巾很喜欢……我开始还想画红领巾了


黄少天【SWORDMAN OF GHOUL】

……这个……我开始……跟小伙伴脑补说黄少的武器是扩音器……能实体化他的文字泡,变成水泥字体攻击什么的,然后觉得……尼玛这样就无敌了,算了【喂

总之平时是咖啡店店员,没事打杂,领巾上的驱魔符是老魏给他的。武器是剑不是扩音器

不说话的时候很受欢迎,附近高中女生喜欢过来喝咖啡。


小周【ASSASSINATOR】

暗杀者。不要问我为何枪画的这么不能继续做小伙伴,这是倒数第二张所以心情好……

其他设定啊……小周不肯说,就算了,没啥设定嘛,你让小周自己说……


张新杰【CCG DEPUTY COMMANDER】

带着十字架的行走的军火库……很能打【???
我开始想啊,十字架变大变小,能枪能炮能剑能爆能杀能奶…朋友吐槽我这不是【逆光的十字架】是【逆天的十字架】吧……好吧…我就想想……

半Ghoul,跟宣传的那句“既然·被你发现了……别告诉别人哈么么哒

剧情大家随意啦,电影宣传而已啦


韩文清【CCG COMMANDER】

人生哲理:

遇见Ghoul,揍。

遇见叶修,往死里揍。

揍不死的啦放心


江波涛【MASK DIVISION】

……不要问我为何面具画的这么不能继续做小伙伴,这是倒数第一张所以扯开膀子画结果画完了发现自己还有海报没画……

面具师,以及……Hello打错了我造了……对不起请不要在意这个我英文已经还给了体育老师好歹它字母都对了就是顺序错了一下差不多啦不要介意细节【喂


总之电影宣传出现的歌词源自《It’s my life》,非常激情的一首曲子,可以配合着一起听也可以。

目前先这样啦,以前宣传一般都做的非常简单懒得排版,这次觉得…好咯,那我就心情好的排版设计一下咯,好吧……就变成这样了。

2041打错了,应该是4021年

通贩链接在这里: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0913846791&spm=a310v.4.88.1

湾家预定在这里:http://lovesmentdoujin.dou-jin.com/Entry/1192/ 【可能有余量参加一下CWT^^

私信跟留言太多,我……明天会说明orz……谢谢大家喜欢…QVQ…

PS:我最近经常刷不开微博和LOF,不能及时回复非常抱歉……orz

柒伯伯:

「 楽は美しい 」

楽は美しい
初めて気づいた日から
全てのその悲しみ 消えてゆくんだ
永遠ではないもの
花の儚さに似て
その一瞬一瞬が生きてる意味

痰盂修炼者:

罪恶王冠

     祈

这次是石头哥帮忙后期了,感觉太赞,不会特效的我哭出来。